您的位置:知识库 » 求职面试

世界真奇妙——职业的多种多样

来源: 网络  发布时间: 2010-01-28 14:29  阅读: 5425 次  推荐: 0   [收藏]  

  壹周刊有个《各行各业》的专栏,短短数百字,台湾众生百态,描摹得栩栩如生。真好。

  而海峡这边,尽是些层出不穷的人生导师、成功秘笈、心灵鸭汤……。如《各行各业》那般,坦率,尊重,还有幽默感,我们有吗?

  种猪采精员

  李建强是种猪人工授精站的采精员,直译其名,就是替猪「打手枪」。

  伺候30公分长的猪==,搓揉抚摸,手劲要得当。力道稍重,猪一痛,性欲便消退;过轻了,又溼滑难掌握,鞭长莫及。手得慢慢滑动、按摩,「让牠们以为我的手是母猪==,牠们才会更开心。」

  这些特级种猪,一辈子只做3件事,吃饭、睡觉和射精。每天被当皇帝般伺候,有些猪常会使性子,半天都不来劲,李建强还得哄骗:「好好表现,晚上给你吃大餐喔!」大猪公射精历时5分钟,高潮过后,也以200毫升的精液回报,大概是人类的30倍。

  老家做鱼塭养殖,李建强对腥臊臭味,完全免疫。但想起和猪的第一次,他余悸犹存:「畜产系全班共用一头猪练习,怕牠精液流失,每个人摸到牠快射前就放手,被搞十几次还没办法射,牠好可怜。」
2年实战历练,他常被猪踩撞出淤青,如今对手太温驯,倒少了挑战性。一次,有个顽劣分子没人能搞定,他跃跃欲试。「我观察别人失败的原因,发现这头猪不喜欢人碰牠身体,便蹲在一旁,慢慢握住牠的鞭,其他地方完全不碰,就成功了。」
原来性这件事,人和猪都有禁地,而温柔体贴,是不二法则。

  刺青师

  陈世勇 35岁 从事现职16年

  碰过18岁少女青春滑润的躯体,摸过80岁欧吉桑松垮垮的皮肤,忽忽16年,陈世勇在超过5千人的身体上留下刺青作品。
陈世勇第一次刺青才19岁。当时他想:「我读书不行,总要做点疯狂的事,引人注意吧!」他拿筷子绑绣花针、沾墨水,忍痛在自己脚踝刺了个骷髅头。没想到这一刺,大家口耳相传,竟成了一门生意。

  刺青师最好玩的,是可以看尽百态人生。年过半百的乡下妇女,在丈夫过世后偷偷在胸口纹上玫瑰;被讨债集团砍伤的人,把刀疤纹成鬼头;生了好几胎的女人,把妊娠纹变成可爱的金鱼。他们都有了安慰自己的祕密符码。

  这行竞争激烈,独门技术从不外流。他常花大钱出国,让洋师傅在自己或老婆身上刺青—就当作缴学费,偷学技术。他全身有将近30处刺青,老婆也有二十几个;从蒋中正、蒋经国等历任总统肖像到裸女图,什么图案都有。

  听说有人会用色诱换一次免费刺青,他说:「你如果会算,就知道划不来。口碑搞坏,以后就不用混了。」别以为刺青是痛在别人身上,他也很担心:「我最怕沾到客人的血,怕得B型肝炎或AIDS啊。工作时,一定要戴手套。」

  年轻人流行在手上、乳房甚至私处,刺上情人的名字。他说:「刺名字的最笨,10个有9个会分手!」他看多那种分手后还得花大钱修改图案的例子。他因此立下 3原则:不为未成年者刺青、不在私处刺青、不刺名字。这么做,是怕年轻人做了后悔的事,也怕自己的作品以后会被别人修改、盖掉。

  滑水道测试员

  黄俊益 24岁 从事现职3年

  「每天冲滑水道,还可以正大光明看辣妹,没人比我更爱夏天。」

  游乐园七层楼高的失速滑水道,刺激好玩,黄俊益却天天免费玩,还有薪水领。

  每年五到十月,是水上活动旺季。游季开放前,他要绑着登山绳,像蜘蛛人一样,以倒吊的方式从滑道最高处往下爬,替整个滑道上蜡。

  游客上门前,他要不断试玩,用身体测试滑道的平滑度。有时候强风刮起的小石头,或游客的手表、泳衣扣,都会刮伤水道,一点小凸起物,会让高速滑下的人受伤。

  八十米长的滑道,七秒钟就冲到底了。他训练自己玩到麻痺,没有失速的快感,才能集中注意力在皮肤触觉上。「每天滑个十几次,我比别人敏感,水道哪个段落有凸起物,我一滑就知道。」

  每年开放滑水道前,黄俊益必须绑着登山绳,以倒吊的方式攀爬站在滑水道上,替滑水道上蜡。

  一次,测试时轻微擦伤,他没有太在意,还是开放水道,最后滑道刮破游客的泳衣,才紧急关闭。他吓得再也不敢马虎。
除了测试维修,他也得盯着每个冲入水道的游客,怕有人受伤。他的目不转睛,久了也成了一种福利。「穿后面绑的,或姊姊泳衣的(尺寸明显大一号),滑完一定曝光。」他笑笑的说,没有一次例外。

  朋友羡慕他的工作,求他引荐到园里上班,但两星期就不做了。「我朋友嫌薪水低,但他们当业务才多我几千元,却要加班、应酬,压力又大,有什么好呢?」

  这是他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上班都在玩滑水道、看美眉。难怪家人叫他回自家工厂上班,他怎么都不愿意。

  看栅工

  杨广琛 55岁 从事现职2年

  我看的平交道,没出过事故,我可是铁路的无名英雄咧。

  杨广琛每天要盯着火车不放,看守平交道栅栏的工作不容闪神。再过3年,铁路全面地下化后,看栅工将在台北走入历史。
2年前,铁路局缩编,本来坐办公桌的他,被派到台铁最忙碌的平交道─玉成街平交道,他才知道不守交通规则的人这么多。
平交道旁都有设置紧急按钮,若发现有人企图卧轨自杀,或车子熄火,按下紧急按钮,列车就会煞车。

  列车即将通过,会显示在仪器上,持续闪着红灯,直到列车安然通过,看栅工便将按钮切掉。光复后,台铁发明「国音电码」,以注音符号发送电报连络各站。此法沿用至今,ㄕㄨ是树林,ㄋㄍㄤ是南港,ㄓㄌ指中坜,ㄍㄠ为高雄。

  玉成街平交道很宽,有8个铁轨,每天往来松山、基隆,还有要进南港调车厂清洗内装、维修的车辆,多达400趟来回,列车通过次数是其他平交道好几倍。

  前后列车间隔的时间,有时不到3分钟。尖峰时间,通勤列车里、平交道两侧,最少都有上千位民众。他一个闪神,死伤的是人命。「我看的平交道,没出过事故,我可是铁路的无名英雄咧。」

  每当听到「当当当……」,他要戴起工地帽,拿着白旗不停挥舞。上班12小时,虽有2个人轮班看守,他还是随时要注意有无人车闯越,或自杀者跑来卧轨。

  列车通过频繁,常常15分钟才把栅栏升起。他经常被急着过平交道的路人骂三字经,还有人对他丢石头,他得耐着脾气,不然可能一整天都在生气。

  吵杂的无线电和不间断的火车铃声,是提醒、更是压力。以前曾有个同事,听到铃声就紧张、胃痛,甚至严重到住院。为此,站长常巡视看栅房,跟看栅工聊天舒缓情绪,心脏不够强、情绪不稳定,立即调单位。

  休息时,他坐在看栅房内的木板床上,耳边全是无线电和当当声,睡也睡不安稳。晚上睡觉,梦中还是听到「当当当、当当当」,眼睛闭着他也会把手举起来,大力挥动,口中喊着「ㄡ ㄌㄞ(日文中的外来语,其实是英文的all right)」,老婆常被他吓醒。

0
0
标签:职场

求职面试热门文章

    求职面试最新文章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