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知识库 » 程序人生

我的创业故事:从灵光一现到事业有成

作者: Michael Rakita  发布时间: 2011-04-25 10:14  阅读: 2231 次  推荐: 0   原文链接   [收藏]  

2003年夏天,我还在打理自己第一个小公司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社交新闻阅读器。有点类似后来的Google阅读器加智能收件箱(Priority Inbox)和社会化推荐。我没日没夜地想着这件事,觉也睡不着了。每天人虽然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在苦思冥想怎么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我可能是得了“痴心妄想症”了。“这个阅读器一定会大受欢迎!”,我想。这个想法太好了,要是你的话,恐怕你早就拿着它去招徕风险投资了。可我在温莎(Windsor),加拿大呀,硅谷对我来说太远了,再说我那时候还没听说过VC啊投资啊什么的。我只能靠自己,什么事都从头来。

2003年还没有Google阅读器,Fackbook还在娘胎里,RSS新闻源也少得可怜。找不着RSS源?不要紧,我自己来,我可以自己写一个程序,一个网站一个网站地分析,自动采集新闻或者新内容。没有Faccbook提供社交用户资料?这还真是个问题。没有这些用户,还做什么社交新闻阅读器呢。对,没有用户不行,不仅如此,用户太少也不行。看来我这个“好主意”一时半会是不太可能有结果了,为了吸引用户,我决定先做个简单的东西,免费供人们下载。我对计算机通话还有些经验,开发个小桌面应用,显示来电者的ID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两个月后,PhoneTray Free呱呱坠地。

2003年我可真是熬过来的。我的第一家创业公司本来还小有成就,但很快就下滑到了破产的边缘。由于我签证上的身份,我也不能给别人做任何咨询。照直说吧,这一年我没挣多少钱,我差一点就把自己的公司扔掉,然后去找一份全职工作。幸好我妻子还有工作,我们也还有点存款,合计了一下,我们决心一块挺过去,我还接着做自己想做的事。

一方面是继续设法实现我的那个“好主意”,另一方面就是我第一家公司的一些琐事。我的PhoneTray Free也有人赏脸,肯下载了。后来,我就陆续收到PhoneTray用户的一些反馈邮件,看得出来,他们都很喜欢我这个小应用。“嘿,我们单位的头儿老给我打骚扰电话”,一封邮件里这么说,“你的程序能帮我把他屏蔽掉吗?”我想“这有什么难的?”于是就在程序里加了屏蔽特定号码的功能。没想到所有人都喜欢这个功能。PhoneTray Free一下子火了。到2004年年底那会儿,每天的下载量达到了几百次,反馈邮件也越来越多。

“我喜欢你的程序,”有一封邮件说,“可我们怎么办,我们是拔号上网用户?我们上网的时候有可能错过重要的电话!”“嗯,这是真的吗?”我想,“还有人拔号上网吗?”我用Google一搜,结果显示美国当时的互联网用户确实还有65%通过拔号的方式上网。等等,呼叫等待(modem-on-hold)和V.92标准不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吗?很明显,不是,因为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V.92标准只是规定了如何在硬件上实现来电检测和呼叫等待,并没有对软件或者API作出规定。Windows操作系统也没有内置对呼叫等待的支持。虽然有几家调制解调器制造商也提供了支持呼叫等待的软件,但那些软件都只能在特定的调制解调器上使用。大多数调制解调器还是没有随机附送的呼叫等待软件。可不可以在PhoneTray中增加这个功能,让所有拔号用户都能在上网的时候接听电话?

噢,这件事不可容易。要实现呼叫等待功能,没有任何标准可以参照。现有的几款软件都是使用内部API直接调用“猫”的驱动程序,当然也没有文档可查。而且不同调制解调器芯片提供商又各自有各自的API。更有甚者,某些提供商不愿自找麻烦,干脆连API都没有。这对我而言,不啻为一个挑战,但是谁不喜欢挑战呢?于是,我翻出了以前学过的讲x86汇编程序的旧书,打开自己一直不离不弃的IDA,开始从头研究调制解调器驱动程序的工作原理。我反汇编了几个驱动程序,弄明白了开发驱动程序的步骤,也知道了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下一步,我要自己开发一个核心驱动程序,以调制解调器的驱动程序为依托,来监控调制解调器驱动程序的行为。这样,PhoneTray就可以与我自己的驱动程序通信,进而控制调制解调器。

我说过我喜欢挑战,是吗?要是你曾经给哪个调制解调器开发过内核驱动程序,你就能体会到我要为自己这个爱好付出多大代价了。远程内核调试器、BSOD/重启、核心内存转储……,这些事儿忙得我是不亦乐乎,而我的那个“好主意”呢,早被我给抛到爪哇国里去了——至少暂时没时间想它了。为了让我的驱动程序兼容所有调制解调器,我花了5个月时间。但不管怎么说,2004年5月,PhoneTray Dialup的第一个版本终于整装待发了。这可是一个能真正解决人们问题的产品,我打算通过它收点钱。一开始,卖得并不好,而且PhoneTray Dialup本身还有一些bug,但到了2.10版,这个产品就已经非常完善了,销量也随之直线上升。

2004年底的时候,PhoneTray Dialup达到了每月几千的销量,而且还在增长。而我呢,也成了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可以通过开展一些咨询业务挣钱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前途真是一片光明!我接着思考自己那个“好主意”,给别人提供一些咨询,时不时地还升级一下PhoneTray Free和PhoneTray Dialup。就这样,突然有一天,一个小ISP所有人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说是希望为他们的用户提供PhoneTray Dialup。“就是啊!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呢?”我心里暗自思忖,“这可是一个全新的市场啊!”很快,我就专门针对ISP定制开发了一个新版本,让他们可以把它当作自己的软件来提供给用户。同时,我也拉来了一个人,帮我一起推销这个新版本。两年后,这个新版本已经授权给了几十家ISP,其中最大一家是沙特阿拉伯的,有30万用户。

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好,而我要处理的事也越来越多。为此,我妻子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加入Traysoft来帮我。我的那个好主意呢,我又忘了。眼瞅着拔号上网的经营模式渐渐日薄西山,我还得赶紧想点别的办法好继续赚钱。这些年来,我收到过不少公司发来的邮件,想请我帮他们开发PhoneTray Free的定制版。我没有打算那么做,我想让开发人员能够自己根据需求去自己开发。我把PhoneTray的核心电话功能拿出来,移植到C#上面,又添加了一些必要的东西,最后发布了一个基于.NET的电话功能库(AddTapi.NET)。这个新产品很成功,它的收入占到了我们公司收入的一半以上。PhoneTray呢,也越来越有声色,用不了多久,我们先进的电话管理软件PhoneTray Pro也要问世了。

这就是我8年以来的创业故事,现在我的小公司生机勃勃,养活我和我的家人已经没有问题了。而这个公司最早只不过是一个免费的小应用而已。什么,我的那个“好主意”怎么办?也许有一天我会实现那个梦想的,也许。

0
0

程序人生热门文章

    程序人生最新文章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