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知识库 » Web前端

前端要给力之:代码可以有多烂?

作者: 周爱民  发布时间: 2010-12-06 10:09  阅读: 1157 次  推荐: 0   原文链接   [收藏]  

  1、烂代码是怎么定义的?

  !KissyUI是淘宝Kissy这个前端项目的一个群,龙藏同学在看完我在公司内网的“读烂代码系列”之后就在群里问呵:烂代码是怎么定义的?

  是呵,到底什么才算烂代码呢?这让我想到一件事,是另一个网友在gtalk上问我的一个问题:他需要a,b,c三个条件全真时为假,全假时也为假,请问如何判断。

  接下来KissyUI群里的同学给出了很多答案:

1. if( a&&b&&c || !a&&!b&&!c){
2. return false
3. }
4. // 2. 龙藏
5. (a ^ b) & c
6. // 3. 愚公(我给gtalk上的提问者)的答案
7. (a xor b) or (a xor c)
8. // 4. 提问者自己的想法
9. (a + b + c) % 3
10. // 5. 云谦对答案4的改进版本
11. (!!a+!!b+!!c)%n
12. // 6. 拔赤
13. a ? (b?c:b) : (b?!b:!c)
14. // 7. 吴英杰
15. (a != b || b != c)
16. 或
17. (!a != !b || !b != !c)
18. // 8. 姬光
19. var v = a&&b&&c;
20. if(!v){
21. return false;
22. }else if(v){
23. return false;
24. }else{
25. return true;
26. }

  确实,我没有完全验证上面的全面答案的有效性。因为如同龙藏后来强调的:“貌似我们是要讨论什么是烂代码?”的确,我们怎么才能把代码写烂呢?上面出现了种种奇异代码,包括原来提问者的那个取巧的:

1. // 4. 提问者自己的想法
2. (a + b + c) % 3

  因为这个问题出现在js里面,存在弱类型的问题,即a、b、c可能是整数,或字符串等等,因此(a+b+c)%3这个路子就行不通了,所以才有了:

1. // 5. 云谦对答案4的改进版本
2. (!!a+!!b+!!c)%n

  2、问题的泛化与求解:普通级别

  如果把上面的问题改变一下:

   - 如果不是a、b、c三个条件,而是两个以上条件呢?

   - 如果强调a、b、c本身不一定是布尔值呢?

  那么这个问题的基本抽象就是:

1. // v0,对任意多个运算元求xor
2. function e_xor() { ... }
3.
4. 对于这个e_xor()来说,最直接的代码写法是:
5. // v1,扫描所有参数,发现不同的即返回true,全部相同则返回false。
6. function e_xor() {
7. var args=arguments, argn=args.length;
8. args[0] = !args[0];
9. for (var i=1; i<argn; i++) {
10. if (args[0] != !args[i]) return true;
11. }
12. return false;
13. }

  接下来,我们考虑一个问题,既然arguments就是一个数组,那么可否使用数组方式呢?事实上,据说在某些js环境中,直接存取arguments[x]的效率是较差的。因此,上面的v1版本可以有一个改版:

1. // v1.1,对v1的改版
2. function e_xor() {
3. var args=[].slice.call(arguments,0), argn=args.length;
4. ...
5. }

  这段小小的代码涉及到splice/slice的使用问题。因为操作的是arguments,因此splice可能导致函数入口的“奇异”变化,在不同的引擎中的表现效果并不一致,而slice则又可能导致多出一倍的数据复制。在这里仍然选用slice()的原因是:这里毕竟只是函数参数,不会是“极大量的”数组,因此无需过度考虑存储问题。

  3、问题的泛化与求解:专业级别

  接下来,我们既然在args中得到的是一个数组,那么再用for循环就实在不那么摩登了。正确的、流行风格的、不被前端鄙视做法是:

1. // v2,使用js1.6+的数组方法的实现
2. function e_xor(a) {
3. return ([].slice.call(arguments,1)).some(function(b) { if (!b != !a) return true });
4. }

  为了向一些不太了解js1.6+新特性的同学解释v2这个版本,下面的代码分解了上述这个实现:

1. // v2.1,对v2的详细分解
2. function e_xor(a) {
3. var args = [].slice.call(arguments,1);
4. var callback = function(b) {
5. if (!b != !a) return true
6. }
7. return args.some(callback);
8. }

  some()这个方法会将数组args中的每一个元素作为参数b传给callback函数。some()有一项特性正是与我们的原始需求一致的:

    - 当callback()返回true的时候,some()会中断args的列举然后返回true值;否则,

    - 当列举完全部元素且callback()未返回true的情况下,some()返回false值。

  现在再读v2版本的e_xor(),是不是就清晰了?

  当然,仅仅出于减少!a运算的必要,v2版本也可以有如下的一个改版:

1. // v2.2,对v2的优化以减少!a运算次数
2. function e_xor(a) {
3. return (a=!a, [].slice.call(arguments,1)).some(function(b) { if (!b != a) return true });
4. }

  在这行代码里,使用了连续运算:

(a=!a, [].slice.call(arguments,1))

  而连续运算返回最后一个子表达式的值,即slice()后的数组。这样的写法,主要是要将代码控制在“一个表达式”。

  4、问题的泛化与求解:Guy入门级别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v3版本的写法了。为什么呢?因为v2版本仍然不够酷,v2版本使用的是Array.some(),这个在js1.6中扩展的特既不是那么的“函数式”,还有些面向对象的痕迹。作为一个函数式语言的死忠,我认为,类似于“列举一个数组”这样的问题的最正常解法是:递归。

  为什么呢?因为erlang这样的纯函数式语言就不会搞出个Array.some()的思路来——当然也是有这样的方法的,只是从“更纯正”的角度上讲,我们得自己写一个。呵呵。这种“纯正的递归”在js里面又怎么搞呢?大概的原型会是这样子:

1. // v3,采用纯函数式的、递归方案的框架
2. function e_xor(a, b) { ... }

  在这个框架里,我们设e_xor()有无数个参数,但每次我们只处理a,b两个,如果a,b相等,则我们将其中之任一,与后续的n-2个参数递归比较。为了实现“递归处理后续n-2个参数”,我们需要借用函数式语言中的一个重要概念:连续/延续(continuous)。这个东东月影曾经出专题来讲过,在这里:http://bbs.51js.com/viewthread.php?tid=85325

  简单地说,延续就是对函数参数进行连续的回调。这个东东呢,在较新的函数式语言范式中都是支持的。为了本文中的这个例子,我单独地写个版本来分析之。我称之为tail()方法,意思是指定函数参数的尾部,它被设计为函数Function上的一个原型方法。

1. Function.prototype.tail = function() {
2. return this.apply(this, [].slice.call(arguments,0).concat([].slice.call(this.arguments, this.length)));
3. }

  注意这个tail()方法的有趣之处:它用到了this.length。在javascript中的函数有两个length值,一个是foo.length,它表明foo函数在声明时的形式参数的个数;另一个是arguments.length,它表明在函数调用时,传入的实际参数的个数。也就是说,对于函数foo()来说:

1. function foo(a, b) {
2. alert([arguments.length, arguments.callee.length]);
3. }
4. foo(x);
5. foo(x,y,z);

  第一次调用将显示[1,2],第二次则会显示[3,2]。无论如何,声明时的参数a,b总是两个,所以foo.length == arguments.callee.length == 2。

  回到tail()方法。它的意思是说:

1. Function.prototype.tail = function() {
2. return this.apply( // 重新调用函数自身
3. this, // 以函数foo自身作为this Object
4. [].slice.call(arguments,0) // 取调用tail时的全部参数,转换为数组
5. .concat( // 数组连接
6. [].slice.call(this.arguments, // 取本次函数foo调用时的参数,由于tail()总在 foo()中调用,因此实际是取最近一次foo()的实际参数
7. this.length) // 按照foo()声明时的形式参数个数,截取foo()函数参数的尾部
8. )
9. );
10. }

  那么tail()在本例中如何使用呢?

1. // v3.1,使用tail()的版本
2. function e_xor(a, b) {
3. if (arguments.length == arguments.callee.length) return !a != !b;
4. return (!a == !b ? arguments.callee.tail(b) : true);
5. }

  这里又用到了arguments.callee.length来判断形式参数个数。也就是说,递归的结束条件是:只剩下a,b两个参数,无需再扫描tail()部分。当然,return中三元表达式(?:)右半部分也会中止递归,这种情况下,是已经找到了一个不相同的条件。

  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将e_xor()写成了一个尾递归的函数,这个尾递归是函数式的精髓了,只可惜在js里面不支持它的优化。WUWU~~ 回头我查查资源,看看新的chrome v8是不是支持了。v8同学,尚V5否?:)

  5、问题的泛化与求解:Guy进阶级别

  从上一个小节中,我们看到了Guy解决问题的思路。但是在这个级别上,第一步的抽象通常是最关键的。简单地说,V3里认为:

1. // v3,采用纯函数式的、递归方案的框架
2. function e_xor(a, b) { ... }

  这个框架抽象本身可能是有问题。正确的理解不是“a,b求异或”,而是“a跟其它元素求异或”。由此,v4的框架抽象是:

1. // v4,更优的函数式框架抽象,对接口的思考
2. function e_xor(a) { ... }

  在v3中,由于每次要向后续部分传入b值,因此我们需要在tail()中做数组拼接concat()。但是,当我们使用v4的框架时,b值本身就隐含在后续部分中,因此无需拼接。这样一来,tail()就有了新的写法——事实上,这更符合tail()的原意,如果真的存在拼接过程,那它更应由foo()来处理,而不是由tail()来处理。

1. // 更符合原始抽象含义的tail方法
2. Function.prototype.tail = function() {
3. return this.apply(this, [].slice.call(this.arguments, this.length));
4. }

  在v4这个版本中的代码写法,会变得更为简单:

# // v4.1,相较于v3更为简单的实现
# function e_xor(a) {
#
if (arguments.length < 2) return false;
#
return (!a == !arguments[1] ? arguments.callee.tail() : true);
# }
#
// v4.1.1,一个不使用三元表达式的简洁版本
# function e_xor(a) {
#
if (arguments.length < 2) return false;
#
if (!arguments[1] != !a) return true;
#
return arguments.callee.tail();
# }

  6、问题的泛化与求解:Guy无阶级别

  所谓无阶级别,就是你知道他是Guy,但不知道可以Guy到什么程度。例如,我们可以在v4.1版本的e_xor()中发现一个模式,即:

    - 真正的处理逻辑只有第二行。

  由于其它都是框架部分,所以我们可以考虑一种编程范式,它是对tail的扩展,目的是对在tail调用e_xor——就好象对数组调用sort()方法一样。tail的含义是取数据,而新扩展的含义是数组与逻辑都作为整体。例如:

1. // 在函数原型上扩展的tailed方法,用于作参数的尾部化处理
2. Function.prototype.tailed = function() {
3. return function(f) { // 将函数this通过参数f保留在闭包上
4. return function() { // tailed()之后的、可调用的e_xor()函数
5. if (arguments.length < f.length+1) return false;
6. if (f.apply(this, arguments)) return true; // 调用tailed()之前的函数 f
7. return arguments.callee.apply(this, [].slice.call(arguments, f.length));
8. }
9. }(this)
10. }
tailed()的用法很简单:
e_xor = function(a){
if (!arguments[1] != !a) return true;
}.tailed();

  简单的来看,我们可以将xor函数作为tailed()的运算元,这样一样,我们可以公开一个名为tailed的公共库,它的核心就是暴露一组类似于xor的函数,开发者可以使用下面的编程范式来实现运算。例如:

/* tiny tailed library, v0.0.0.1 alpha. by aimingoo. */
Function.prototype.tailed
= ....;
// 对参数a及其后的所有参数求异或
function xor(a) {
if (!arguments[1] != !a) return true;
}
// ...更多类似的库函数

  那么,这个所谓的tailed库该如何用呢?很简单,一行代码:

// 求任意多个参数的xor值
xor.tailed()(a,b,c,d,e,f,g);

  现在我们得到了一个半成熟的、名为tailed的开放库。所谓半成熟,是因为我们的tailed()还有一个小小缺陷,下面这行代码:

if (arguments.length < f.length+1) return false;

  中间的f.length+1的这个“1”,是一个有条件的参数,它与xor处理数据的方式有关。简单的说,正是因为要比较a与arguments[1],所这里要+1,如果某种算法要比较 多个运算元,则tailed()就不通用了。所以正确的、完善的tailed应该允许调用者指定终止条件。例如:

# // less_one()作为tailed库函数中的全局常量,以及缺省的closed条件
# // 当less_one返回true时,表明递归应该终止
# function less_one(args, f) {
#
if (args.length < f.length+1) return true;
# }
#
// 在函数原型上扩展的tailed方法,用于作参数的尾部化处理
# Function.prototype.tailed = function(closed) {
#
return function(f) { // 将函数this通过参数f保留在闭包上
# return function() { // tailed()之后的、可调用的e_xor()函数
# if ((closed||less_one).apply(this, [arguments,f])) return false;
#
if (f.apply(this, arguments)) return true; // 调用tailed()之前的函数 f
# return arguments.callee.apply(this, [].slice.call(arguments, f.length));
# }
# }(
this)
# }

  使用的方法仍然是:

xor.tailed()(a,b,c,d,e,f,g);
// 或者
xor.tailed(less_one)(a,b,c,d,e,f,g);

  在不同的运算中,less_one()可以是其它的终止条件。

  现在,在这个方案——我的意思是tailed library这个库够Guy了吗?不。所谓意淫无止尽,淫人们自有不同的淫法。比如,在上面的代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问题,就是tailed()中有很多层次的函数闭包,这意味着调用时效率与存储空间都存在着无谓的消耗。那么,有什么办法呢?比如说?哈哈,我们可以搞搞范型编程,弄个模板出来:

# /* tiny tailed library with templet framework, v0.0.0.1 beta. by aimingoo. */
# Function.prototype.templeted
= function(args) {
#
var buff = ['[', ,'][0]'];
# buff[
1] = this.toString().replace(/_([^_]*)_/g, function($0,$1) { return args[$1]||'_'});
#
return eval(buff.join(''));
# }
#
function tailed() {
#
var f = _execute_;
#
if (_closed_(arguments, f)) return false;
#
if (f.apply(this, arguments)) return true;
#
return arguments.callee.apply(this, [].slice.call(arguments, f.length));
# }
#
function less_one(args, f) {
#
if (args.length < f.length+1) return true;
# }
#
function xor(a) {
#
if (!arguments[1] != !a) return true;
# }
# e_xor
= tailed.templeted({
# closed: less_one,
# execute: xor
# })

  当然,我们仍然可以做得更多。例如这个templet引擎相当的粗糙,使用eval()的方法也不如new Function来得理想等等。关于这个部分,可以再参考QoBean对元语言的处理方式,因为事实上,这后面的部分已经在逼近meta language编程了。

  7、Guy?

  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已经离真相越来越远了。或者说,我故意地带大家兜着一个又一个看似有趣,却又渐渐远离真相的圈子。

  我们不是要找一段“不那么烂的代码”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对于a,b,c三个运算条件的判断,最好的方法大概是:

(a!=b || a!=c)

  或者,如果考虑到a,b,c的类型问题:

(!a!=!b || !a!=!c)

  如果考虑对一组运算元进行判断的情况,那么就把它当成数组,写成:

function e_xor(a) {
for (var na=!a,i=1; i<arguments.length; i++) {
if (!arguments[i] != na) return true
}
return false;
}

  对于这段代码,我们使用JS默认对arguments的存取规则,有优化就优化,没有就算了,因为我们的应用环境并没有提出“这里的arguments有成千上万个”或“e_xor()调用极为频繁”这样的需求。如果没有需求,我们在这方面所做的优化,就是白费功能——除了技术上的完美之外,对应用环境毫无意义。

  够用了。我们的所学,在应用环境中已经足够,不要让技巧在你的代码中泛滥。所谓技术,是控制代码复杂性、让代码变得优美的一种能力,而不是让技术本身变得强大或完美。

  所以,我此前在“读烂代码”系统中讨论时,强调的其实是三个过程:

   - 先把业务的需求想清楚,

   - 设计好清晰明确的调用接口,

   - 用最简单的、最短距离的代码实现。

  其它神马滴,都系浮云。

  注:本文从第2小节,至第6小节,仅供对架构、框架、库等方面有兴趣的同学学习研究,有志于在语言设计、架构抽象等,或基础项目中使用相关技术的,欢迎探讨,切勿滥用于一般应用项目。

0
0
标签:前端 WEB

Web前端热门文章

    Web前端最新文章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