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知识库 » 手机开发

再谈Android的许可证

作者: 阮一峰  来源: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发布时间: 2010-02-23 16:57  阅读: 1144 次  推荐: 0   原文链接   [收藏]  

  两周前,我写了一篇《Android,开源还是封闭?》。其中有一些内容,我今天要做修正,还想谈一些别的感想。

  在谈具体的修正之前,我先来说说,那篇文章的一些情况。

  那天白天,我在外面办事,从手机上读到Linux内核撤下所有Android代码的消息,感到很震惊。晚上回家后,仔细读完了相关报道,就一口气写了一些感想。写完已经将近半夜12点。我改了几个错别字,直接把文章贴上网,然后就上床睡觉了。当时也没多想,不觉得它和我的其他文章有何不同。

  但是,第二天起床以后,我发现事情变得复杂了。那篇文章被转贴到许多技术论坛和网络媒体,产生了很多回复和议论。要是早知道它会被那么多专业开发人员读到,我一定会写得更谨慎。

  更令我意外的是,超过半数的读者,都在批评那篇文章。尤其是一些认识很久的朋友,也对它持负面看法。这令我反思,到底哪里写错了?

  节假日期间,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下面就是一些结果。

  首先,我必须老老实实承认,那篇文章确实有重大错误。

  别的不说,单单文章的标题就是错的。我用《Android,开源还是封闭?》这样的标题,暗示Android表面是开源系统,实质上是封闭系统。我的这种说法是错的。

  理由如下:

  * Android使用的是Apache许可证,这是一个开源许可证。

  * 它的所有源码都公布在网上,你可以用来干任何事情。

  * 对于不喜欢这个许可证的人,可以完全合法地把自己的Android程序,改为GPL许可证。

  无论从表面还是从实质上看,Android都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不是封闭系统。所以,我指责Android是封闭系统,这是不正确的。

  由于我把不正确的论断作为那篇文章的基本论据,直接导致结论不可信。因此,文章遭到批评和鄙视,确实也是理所应当。

  不过,我的文章写错了,并不代表Google没有做错。你可以这样想,如果Google的所作所为都是无可指责的话,那么为什么Linux内核开发小组会撤下它的代码呢?

  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第二件事:Android的许可证选择是有问题的。它的问题不在于系统是不是开放,而在于它造成了Linux的分裂。

  为什么Android分裂了Linux?

  因为Google修改了Linux内核,使得Android与内核不兼容。所有Android上的开源驱动,不经过修改,都无法用于内核,而Google又不愿意修改。因此,内核开发小组只好把它撤下来,因为留着也没用。

  这就是Google最让人不满的地方。为了吸引外部程序员,它故意选择Linux内核,而不是自己开发内核。但是开发出来的东西,只能用于Google的产品,不能用于内核。这种分裂行为的后果,就是把Linux社区削弱了。

  为了便于思考,让我来举一个类比。

  很久以前,有一帮很穷的程序员,在森林里面打游击、闹革命。由于反革命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游击队屡战屡败,士气低落。这时,有一个大佬宣布要加入游击队,大家都很振奋,有了大佬的支持,革命有希望成功了。可是没想到,大佬来了以后,宣称他对革命的定义跟别人不一样,要求别人跟着他闹革命。双方谈判不成,大佬就带走了一部分人,自己单干了。所以,大佬加入革命以后,革命势力反而变得更弱小了,还不如不加入呢。

  同样地,Android系统越发达,受益的只是Google和手机厂商,而不是Linux社区。后者因为程序员和厂商的流失,力量还会变得更加积弱。事实上,Android的推出,已经使得Maemo、LiMo、以及其他基于Linux的手机系统,生存处境越发艰难。

  可惜我没有早点认识到这些。如果我从这个角度评价Android,那篇文章的错误就会少一些,也不会遭到那么多反对意见了。

  在所有的批评中,有些不是针对那篇文章的具体内容,而是针对我个人的。

  举几个典型的例子:

  * 他开始乱喷了!

  * 这个知道分子,又在卖弄自己不懂的东西了。

  * 此人大言不惭,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妄人。

  虽然我觉得,这些评价对我不太公平,但是我还是要谢谢这些朋友的指教。我愿意虚心汲取教训,以后写文章一定更加严谨,减少错误。

  不过,我也想借这个机会澄清一些误解。

  我不知道,这些朋友是怎么看待这个网志的。我想问问他们,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网志?为了出名?为了赚钱?为了满足虚荣心,显示本人无所不知,很能写?……

  不,这些都不是理由。事实上,从任何利益的角度考虑,写网志都是很不值得的事情。一方面,这里的任何一篇文章,写作时间通常都需要2~6小时,而我写了1000多篇,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难以想像。另一方面,网站唯一的直接收入就是Google广告,但是只能刚好弥补主机和域名的费用,一点都没有多余。如果想出名和赚钱的话,我想一定有比这更轻松的方法吧。至于虚荣心,写了这么久,每天访问量也只有几千IP,我想聪明一点早该知难而退了。

  我之所以还在写,是因为我把这个网志当作自己的学习笔记。不断地积累新知识,思考、总结、记录下来,令我感到一种学习的乐趣。所以,我希望大家知道一点,我的网志首先是一个私人空间,不是公共媒体。有些人的网志是为了向公众发言,我的不是。

  正是因为我把这里看作一个私人笔记本,所以有时候写作比较随便,经常写一些自己刚刚接触到、没有全面认识的东西。因为笔记里记录的,总是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而不是你已经学会的东西,对不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是笔记,所以有时候我怕麻烦,没有给出充分的论证和足够的核对,就匆忙写下自己的看法。但是,这不代表我不严谨和粗疏,我只是认为,个人笔记和公开发表的作品不一样。如果是公开发表的论文,每句话都必须有依据,经得起考验,而如果是笔记的话,那就不一定那么严格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公开发表的文章,远远少于网志文章的原因之一。

  当然,我不为自己的错误辩解,可以告诉大家,我比任何人都更严厉地对待自己的错误。我时刻愿意听取他人的批评,修正自己的错误,因为这是对我有利的。我只是希望大家知道,这个网志的内容本来就不可避免地包含着错误,所以请不要因为文章中有错误,就对我这个人下评判。借用一句张五常的话,“要斩,就斩我的文章,不要斩我的人”。

  现在再回到Android的话题,我还有最后一点感想要说。

  请先看一些网友对此次Linux内核撤下Android代码事件的评论:

  * Google是上市公司,它当然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 Linux内核是Google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内核,为什么不用?

  * Google又没违反License,还有什么可说的。

  * 为什么Android的代码非要回馈给Linux呢?奇怪的想法。

  这些意见似乎认为Google的行为符合合约和“自利原则”,因此无可指责。当然,我也同意,从这个角度看,Google没有做错。但是,如果换个角度,让我们从“利他原则”的角度思考,会不会得到不一样的结论呢?比如,Google这样做是不是符合开源运动的理想?有没有伤害到开源社区的利益?……

  不过,我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在一个不正义的第三世界人口大国,讨论到底是“利己”重要,还是“利他”重要,实在是一个太艰难的问题。与其想要找到答案,还不如对自身命运叹息。

  令我真正愤怒的,是下面这样的评论:

  * GPL这个病毒又作恶了!

  * 早觉得Linux像宗教。有时候在想,那个RMS驾崩了怎么办呢?五六十岁的人了,得个病死了很正常。

  * 我看RMS没那么容易挂,一般教主都是长命百岁的老妖怪。

  我早就感到了,在中国的软件业中,有一种针对自由软件运动的仇恨。不是一般的反感,而是那种咬牙切齿、死而后快的真正仇恨。我想问问这些人,你们的仇恨是从哪里来的?

  自由软件运动和它的创始人Richard Stallman,在没有任何索取的前提下,向全世界无偿奉献出了高质量的软件,全人类都受益于他们的代码,难道这样的人应该被仇恨和诅咒吗?你们的良心到哪里去了?

  自由软件运动的理想,是让地球上每一个人都能使用高质量的软件,决不让软件成为阻挡人类自由的障碍。难道这样的理想不值得赞美和追随吗?你们自己没有这种理想,难道还想消灭别人的理想?难道你们非要把软件做成他人的监狱,才感到心满意足?

  说到底,不过是因为自由软件可以免费获得,阻碍了这些人的发财梦,所以他们才会恨得这样咬牙切齿。是的,地球上就是有这种人类,谁妨碍了他发财,他就想除掉你。只要自身的利益得到保障,他人的死活才无所谓呢。

  正是由于这种自私的人的存在,才需要我们更坚定地支持自由软件。许多人觉得Richard Stallman顽固得可笑,任何非GPL许可证的软件一概拒绝,有必要吗?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这样坚守原则,自由软件运动绝对坚持不到今天。因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陷阱和烂泥,还有时刻准备着的阴谋家,所以你不能做一点妥协。你退让了一步,整个阵地就全没了。

  回想十年前,Windows 98正是如日中天,Windows XP即将上市,IE的市场份额超过90%,微软公司多么得不可一世,没有人相信它会被击败。大家觉得,只要跟着微软公司走,一定不会错。那时的Linux,还只是很不成熟的黑客玩具,不要说桌面了,就连服务器市场的份额也很小。那时,要是有人说,Linux一定会胜过Windows,大家都会觉得这是痴人说梦。

  但是,十年过去了,发生了什么?微软公司依然强大,但已不是不可战胜了;Linux已经跻身主流操作系统,装有它的笔记本电脑在商场里很容易买到;以Firefox为代表的开源浏览器,占据了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超过IE的时刻已经近在眼前了。这就是自由软件的力量,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就像那副著名油画的名字《自由引导人民》,就是这样。

  你敢想像,再过十年会发生什么情况吗?如果一边是封闭软件,另一边是开源软件,你赌哪一边?相信我,跟随自由的东西,绝对不会错。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这一点。

  所以,我还是要重复前一篇文章中的话:如果Android继续走这种分裂Linux的道路,它不会成功的,不要说超过iPhone,再过二三年,它自己就会被别的开源手机操作系统取代。

0
0
标签:Android

手机开发热门文章

    手机开发最新文章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