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知识库 » 程序人生

奴隶到软件工程师十年回望

来源: csdn博客  发布时间: 2010-01-18 15:38  阅读: 1719 次  推荐: 0   原文链接   [收藏]  
[1] 奴隶到软件工程师十年回望
[2] 奴隶到软件工程师十年回望

  突然想写自己的十年历程,遥远的其实很多已经淡忘了,淡忘到只剩下模糊的记忆,凭此刻回忆,写下了仅剩的一些印象。

  1999年

  那时候我大概有18、9岁,没有父母,具体年龄我也搞不太清楚,在姑姑家已经生活了8年,每天日复一日的做着繁重的家务、干各种农活,去集市上帮姑父卖种子农药等,忍受着姑姑家每个家庭成员的训斥,没有反抗,让我干什么活,我就得干什么活,哪怕是杀鸡那么残忍的事情,每年中我最痛苦的就是冬天,一双冻烂之后流脓的手在做完其他家务之后,在满是冰冰渣的水里洗姑姑全家人的衣服,和每个小孩子的尿片、屎布,那时候的生活用‘不花钱的保姆’描述都不正确,应该用‘奴仆’、‘奴隶’。

  2000年

  等同与前几年,依然过着伺候别人的日子,有的时候是在姑姑家,有的时候是被姑姑的女儿们借走,去照顾她们的小孩,去照顾她们的生意、去给工人们做饭,那些日子虽然依旧是奴仆般,虽然依旧是那么多繁重活需要干,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被她们借走,因为被训斥的几率要稍微小一些。

  2001年

  2001年6月我去了北京打工,其实早在5年前我就想出去打工、姑姑不让我去,让我给他们干3年活,干够3年给我安排一个工作,5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给我找过一个临时工的工作,干了一个多月,200块左右的工资我也不记得是被姑姑或姑姑的女儿谁要去了,2000年还曾经给我找了市里某个小领导的家里,让我在伺候别人一家3年,让人家给我找工作。我想这样的日子不能再继续,继续下去我恐怕要做一辈子奴仆。

  在我的强烈要求出去打工的情况下,姑姑给了我185块钱,带着近10年给姑姑家做奴仆的唯一的185块钱,我去了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我投奔了在北京郊区的一个表亲,当天晚上我听到他跟别人说话的一部分内容,要送我去当地的一个饭店打工,可他的同事告诉我那个饭店是个‘鸡窝’当时我并不彻底明白鸡窝的意思,但由于多年奴仆的察言观色经验,我判断那不是个好地方,第二天一早,我离开了,去了北京市区自己找工作。

  我把临时落脚点定在了北京火车站,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在火车站待着,在火车站的地上度过了七个晚上,精神处于高度警惕状态,在第七天我找到了一份仓库管理员的工作,一个月五百五十块钱,管吃管住,可能由于那七个晚上的历程我开始发烧,只剩下一块五毛钱,也怕有什么急用不敢去花钱买药,也很珍惜这份工作,就这样发着烧工作了十多天,有天下班了 我蹲在门口使劲喝水,一个工作中不经常见面的男同事过来问我是不是发烧了,我说有点烧,然后他就离开了,半个小时后他递给我一盒感冒通和两包退烧用的安乃近,说了一句“把药吃了”没等我回过神儿来,他就只剩下背影了,那时候突然忍不住眼泪掉下来。

  再次见到他是我发了第一个月工资的当天晚上,我打听了同事找到他,给他钱 他不要他说“明天早上请我吃早点吧”,我说“好”,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附近的早点摊,吃了糍粑豆沙糕和豆腐脑,从没痛快的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虽然老家也有,在吃完早点回去的路上我才真正打量身旁这个很白净、很帅气的男孩,不过看起来很不善言词 有些木讷。

  第三次见到他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是我要离开的早上,在那个地方工作了两个多月,一个同事告诉我说他有一个亲戚开了一个活动房租赁厂,去做仓库管理员一个月800块,然后我就决定离开了,离开的那个早上他出来送我,给我一提香蕉和两瓶矿泉水,我不要 他很生气 后来我接下了,然后他说“一路平安”。

  去了新的地方才发现那个地方并不适合我,所以我需要重新找工作,后来找了一个服装批发市场做营业员,一个月900块,管吃管住。

  后来的我偶尔会想起那个男孩,那时候也许是通讯不发达,也许是找不到联系的理由,也许是都很腼腆,反正是一直没有联系,以至于到现在我已经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只是记忆中剩下几个寥寥的画面。

  2002年

  做营业员的日子,很辛苦但很快乐,这里几乎没有训斥,没有鄙视,这里有的是老板的赞赏、老板娘的怜惜、其他摊位同行打工妹的真诚友谊、甚至是前来进货客户的假惺惺的吹捧都让我觉得比着以前在姑姑家做奴仆的日子,简直到了天堂。

  因为是服装批发市场,早上4点就要起床上班,迎接前来进货的商贩,中午两点,就基本下班了,大厦5点钟关门,在这期间偶尔会来一些为了淘到一些比市场便宜衣服的单件买衣服的客户,刚开始的时候老板心情好的时候就卖,心情不好就不让卖,反正也看不上这几个小钱,后来老板娘告诉我“中午两点以后你就算下班了,不过你要是不困,你就可以在摊位守着,有人单买衣服你可以用我们的货卖给他们,卖的利润你得,但是你得按批发价给我报账,就当是我批发给了你,但是你不能占用我的营业时间摊位,你只能用我们都下班后的时间”。

  刚开始并不觉得这是一块肥肉,只是觉得辛苦点能在工资以外挣点零花钱,但是时间一长由于认识了几个长期淘衣服的客户,又介绍了很多人来买衣服,我的两个半小时的收益每月统计下来竟然比我的工资还要高出很多,幸福啊,心里天天都是砰砰的。

  每个月将我挣的50%钱寄给我姑姑,让她攒起来等将来帮我哥哥盖房子、娶媳妇。

  剩下的50%的钱我就存起来,那时候办了个建行的卡,每月去存钱,看着自己卡上的钱到五千块、到一万块,感觉太舒服了浑身的血液都忘脑袋上冲,那种快感刺激着我的神经天天都不困,天天都处于亢奋状态,甚至是不需要我干的活,比如来货扛衣服包等活我都抢着干,现在想想那时候就像打了鸡血似的。

  2003年

   依然做着营业员、依然过着辛苦并快乐的日子,依然期待每月去存钱的快感、依然方便面都不舍得吃,那时候简单、辛苦、快乐、兴奋。

  2004年

  依然做着营业员的工作,但是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比较多,有了关系比较贴的小姐妹,了解了各个小姐妹的故事以及情事,从各个小姐妹那里了解了不同男人的从追逐、痴情、得到、冷落以及到负心的历程,在安慰小姐妹并鄙视伤害小姐妹的无耻男的同时,甚至还懂得了小姐妹很轻松就能有上百万资产的故事,她们永远也看不上我每天赚的那点小钱,当然我也永远看不上她那种被包养的关系,这里我不想评论是非对错,也许很多女人被某个男人伤害之后就能坦然的面对被包养,也许包养关系是社会进化的必然产物,无耻背叛的男人、现实的女人这些字眼在我脑中不停的盘旋。

  有个男孩追我,我不喜欢也不理人家,后来竟然听从小姐妹的怂恿,说是试验那个男孩的真心,让那个男孩请我吃鲍鱼,面对四千块一桌的饭菜我很无语,我知道我并不喜欢他,我也不想整治人家,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那么荒唐的决定,也许是小姐妹的故事让我不再相信真情,也许….也许….对不起!

  那年也许命犯桃花,也许是因为我慢慢的长成了一个清纯女孩的样子,老板竟然也开始觊觎,经常会制造一些单独相处的机会,会莫名的送一些礼物,工资也会莫名的多给一些,相对比较敏感多疑的我,觉得有问题,所以也会刻意避免与老板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是终于有一天老板告诉我“跟我,我给你五十万,并给你在北京买套房子,每月给你足够的零花钱,你从此以后可以不必再辛苦,不必再搬包”。我推开他说“对不起,我不能”,当时我的思维是机械的,老板对我很好,老板娘对我也很好,三年多了,我觉得他们就像亲人,我那时候把老板都当成我将来丈夫的标准,真心话 我还真有点喜欢他,但是  我不能,那天 我想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我提出要走,老板说“就当我昨天什么也没说,你留下来吧”,我说“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忘了,我离开是因为我想自己开个服装摊”。

  我的服装摊在二个月后开张了,后来发现进货渠道不好,也没什么人能帮助我,我一个人撑不起来,几个月后我兑了所有的货就彻底的离开了服装市场,也许是彻底的厌烦了当时的生活,我想换一种工作。

  那时候经过了自己三年多的积攒,我已经有了十几万块钱,回到家里在市里大手一挥买了套房子十万块,当时就是想 我有家了,这是我永远的后盾。

  我还是回了北京,不知道做什么工作,竟然跟着别人跑起了安利直销,上了很多安利课,看了那么多前辈们激情的演讲,那些日子挺忙活的,后来我的干哥哥联系上我,是我14岁的时候曾经给他爸爸的饭店打工半年,我叫他哥哥,哥哥和嫂子对我很好,虽然我有太多血缘哥哥,我有亲哥、堂哥、表哥共计十多个,恐怕把他们对我所有的恩情集中在一起,也不及我这个没有任何血缘的哥哥,我不知道这样形容是否会遭雷劈,但是这是我真实的感觉。

  哥和嫂子跟我谈,说你考个驾照吧,别跑安利了,那不是长久之计,在以后的社会里开车、计算机、英语你都得要会,才能有发展,我听着有点晕啊,我小学没毕业,能学会吗?哥哥和嫂子同时说“我们相信你“,第二天哥哥把我送到了北京最大的驾校,还替我交了学费,我怎么能用他的钱,不能,他说“你的事情我爸爸去世的时候都跟我说过,我没有兄弟姐妹,我和你嫂子都想要你这个妹妹,兄妹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的,我们现在条件比你好,帮你是应该的,你客气个啥”。

  紧接着就开始上法培课、然后考试我居然是第一个走出考场还是一百分,我兴奋的哦,回家告诉哥哥,哥哥说你真厉害,我们有同事考了3次也没通过法培,还是大学毕业生呢,我不知道是哥哥故意编个善意的谎言鼓励我, 还是真的有人考三次还没考过法培,很顺利我拿到了驾照,拥有除身份证外的第一个证件。

[第1页][第2页]
0
0
标签:程序人生

程序人生热门文章

    程序人生最新文章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