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知识库 »

有关云计算和我为什么反对云计算

作者: 怪怪  来源: 博客园  发布时间: 2008-11-07 10:43  阅读: 863 次  推荐: 0   原文链接   [收藏]  

首先是这篇文章:

[多图]扫盲加扯淡 我说云计算 - 网友随笔画

看跟贴的很多人, 发现一些网友还是在网格和云计算之间有点模糊, 这是因为忽略了最后一张图。 在云入口后面, 可能是网格, 也可能是一台机器,甚至可能是任何一种传统或非传统的形式,只有这个入口是不可缺少的。

另外在互联网上的云(如果入口背后是网格或者类似网格的形式的话)和网格之间的差异, 可以理解为观察点不同: 某组织提供的计算网络从外部看是一个云, 反之我们都在互联网内部; 前者在内部进行规划和分布、对外封闭、指定入口, 后者在整个互联网上规划和分布、 全面开放、公开规则。

后者的缺点很明显, 在互联网上分布、全面开放的系统,其可靠性(多方面的)如何保证?或者说, 在当前的情况下, 需要多大成本?但这并不是大公司真正在考虑的事情。如果能找到一些方式(技术的、商业性的), 改进开放系统的缺陷,对于服务提供商可以实现硬件零成本, 并且从总体上来说,可以最优化整个互联网上甚至社会上的资源与能量分配,何乐而不为呢?

做的到与做不到, 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 对于某些组织来说, 云的一个最大的优势, 就是通过利用人们依赖于“入口” 这一关键环节的事实, 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即使多个大型组织提供入口, 军阀割据, 也要比真正的达尔文的世界强得多; 在这一点上, 所有的大型公司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恐龙比之于拥有资本、信息控制权的大型组织, 小型生物比之于一个一个富有创造力、可以自发形成规模适中的组织的个人, 有一个区别, 恐龙是被大自然母亲所淘汰的, 它们的反抗能力有限; 而大型组织却存在一线希望:

大型组织可以通过目前的优势,熬到由若干个组织全面垄断的一天。 在我看来这种垄断到最后, 必然不仅仅是市场的、 经济的。 我们都学过政治课, 知道暴力工具等等一系列名词。 在过去, 人类之所以在“最危险的时候”,可以选择社会革新, 是因为暴力工具本身也是由人、而且必须由人组成, 但是科技大幅发展的未来呢?我们习惯于周围的一切, 好似这些是理所应当, 那只是因为我们活得太短; 实际上我们现在所处的相对良好的环境, 在世界史上也不过是几页, 谁知道我们所处的时代, 不是一个短暂的特例呢?

当然,我们IT行业内的大鳄们不是军*火商也不是政治军事组织,但是他们出于自身长盛不衰、“百年老店”的希望所设计和准备构筑的这个形式, 却是改变整个生态非常重要的一环。我们原来说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在这个问题上, 这些大型组织, 也会逐渐唤醒自己的本能: 这也许是一种比资本的欲求更强大和残酷的东西。某种期冀是如此的迫切, 虽然身处这些组织的领头人位置的,那些活生生的、由血肉构成的人可能也还没有意识到。

我现在唯一的庆幸就是看起来人类还无法在外星建立起舒适的生存空间,能源技术也还差的很远; 机器虽然能干掉三五十个人, 但还不能同时干掉50亿人,而且也不够自动化。否则我无法想象可以直接掌握和控制这些关键的精英们, 在完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有什么理由不构建起一个由他们控制的新规则与秩序。一些人是人类广大群体自己的掘墓人, 但总会有人例外。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可能的享受这一部分, 并没有谁规定他非得属于每一个地球人。

是的, 至少现在大多数市民阶级, 也在享受着进步成果; 可这真是人家愿意给你的吗?实际上这是我们自己争取的和强迫的: 不给我我就不出力,你就是Larry Page也不能拿爷爷怎么样。 而这一切赖以生存的契约之所以能稳定下来, 就像爱因斯坦说的, 最终还是以暴力为基础的: 哪怕你是从小就挨同学欺负的软柿子,哪怕你生活在一个XX国家, 暴力仍然是支持能你活下去的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如果人家无需哄着我们,每一个个体也必须老老实实呢?也许有那么一天,组织会派出一个本来你认为和你血肉相连的相同的人类, 跟你说某某工作不需要你了; 第二天, 它又告诉你,根据他的研究你适合做什么什么, 而且必须去做; 第三天, 当你受不了用研究高等数学的痛苦去换取一丁点可怜的食物和水, 而打算反抗的时候, 你面对的就是冰冷冷的机器了。强大的机器相比人所组成的暴力机构, 足以破坏现在的平衡。

当然如果我们够乖够听话, 为了让奶牛多下点奶, 组织也许会给咱们来点音乐听听; 至于是什么调调, 就要看组织中其它和你地位相同的人配合机器作出的研究成果了。 一个绝对高效率的“社会”, 不是么?大型组织的“人格”可以最小化浪费,只拿出必要的赏赐给执行自己的意志的精英和寡头们。甚至我们可以把这个理解为进化, 区别是过去的进化基于肉体,自从人类发现自己是人类, 这种组织形态的进化就成了主流。

但是, 进化是可以有多个方向的; 我个人相信, 云背后所代表的东西, 是我们可以看见的最差的一条路。 也许大家觉得这太荒谬了,说实话, 我个人对科学幻想也并没有多大兴趣。我也并不关心政治, 因为眼前的政治实际上只是大家自己选择的折中与妥协;真正可怕的是有一天我们无法做出任何自己的选择: 这样的情况其出现几率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也会让我觉得不舒服。 我所说的,就是我做为一个人, 一个追求自由的人, 我个人的放大镜底下看见的是什么。

今天的大型经济、科学组织, 其政治成分不是赤裸裸的, 我只有一个想法, 就是千万不要有这么一个时候, 就是让某些组织获得机会, 让一些东西从幕后转到台前; 对于我们IT领域,这就涉及到, 信息和计算的组织形式, 到底是偏向于哪种机会的: 具体而言,这就有一个信息和计算能力由谁控制的问题,因为它们是未来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种形态都不可或缺的基础元素。

这就是为什么我作为一个网络编程的门外汉, 一而再再二三的宣称自己要转向P2P领域进行研究的心理动机之一。我无意于把自己想象为互联网时代或后现代的XX斗士, 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回到山里茹毛饮血, 哪怕我的生存标准再朴素,我的一切生活都构筑于现代化社会。 也许有些人要说,怪怪是在杞人忧天, 和不存在的危险和大而无当的问题在脑子里幻想出“斗争”; 另外一些人会说,这些咱们活着的时候根本看不见。这个我回答不了, 只能说骑驴看唱本了。

我知道这篇文章过于幼稚, 除了说着玩玩也没什么意义: 世界不可能在明天停顿, 进行一个50亿人共同论证和投票的过程, 再根据结果运转。 大家还是盼望着由大型组织提供的可靠、免费的服务, 还是希望自己能进入大公司工作(如果我的幻想30年后成真, 这也许是个不错的路子);还是觉得提供个什么别人没发现没做好的业务、做成一个访问量多少多少的网站,或者说更有野心一些,在NASDAQ上个市有什么多大的人生意义; 或者至少想当然的,认为尽量争取一个财务自由, 就意味着自己这辈子可以相对舒服的、有尊严的度过。

回到现实, 作为基于整个互联网的那些P2P网络形态, 我的希望是它们能够尽快发展,并且逐步从文件的存储与传输发展到真正的计算性框架。就像云计算倡导者们说的, 到时候只要你连上互联网, 你不用管这个文件在那里, 那个任务是谁完成的,大家都是在相互帮助; 唯一的区别是, 不存在可以被任何组织控制住的入口点,这一点在我个人看来是如此的重要, 以至于凌驾于一切。

Google们要保命, 他们就要继续变着方的尝试各种集中式; 而对于其它个人和组织, 分布式也许是条不错的出路。 也许具体到某一个人,条件所限,无法为分布式的发展做出什么;但是只要不是那种伪草根, 我们不妨多关心一下这个方向的进展。 哪怕不是站在我所说的这些没边没涯的角度上: 如果有一天, 我们完成一个服务, 只要点一下发布, 它就自然而然的活在一个动态的、自组织的网络上了,它会使用多大能力、它能使用多大能力, 都是由这个服务本身和它是不是有用所决定的,这对于我们这些开发者和那些使用者来说, 难道不是一个真正的伊甸园吗?

无论未来会怎么样, 我坚信一点, 新的革命所带来的改变,要比瓦特改良蒸汽机到现在的一切改变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 而且, 在我们有生之年, 就会看到它。问题就像是巴顿说的,在历史的那一刻, 你、我, 还有我们现在折腾的一些所谓的“技术”, 我们在哪里?

0
0
标签:云计算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